《一生有你》一生有你,男女间的爱情故事。

http://sncpltd.cn/2019-11-29 18:45:16

一生有你(音乐小品)


人物:阿勇、桂英(20多岁女青年);


刚子、丽丽(20岁左右女青年);


武大郎、祥林嫂(40岁左右)。


(舞台偏左侧立一门,上方有“一生有你婚纱摄影楼”九个大字;门右摆放长椅、桌子,桌上花瓶内插一束鲜艳的红玫瑰,另有纸巾、影集。


阿勇、桂英乐呵呵上,至门口停,面向观众。)


阿勇:我和桂英去年夏天从摄影艺术学校毕业,决定不当打工仔、自己做老板,回家乡开了家影楼。典雅、多款服饰,贴心服务,一流设备,您瞧准喽,(依次指门上大字)一——生——有——你——!(取出钥匙开门。)


桂英:我和阿勇打小一块堆长大、一块堆上学,毕业后又一块堆开了这家影楼,他摄影我化妆,名字就引用了我们最喜欢的歌曲,祝愿天下的夫妻都能像我们一样幸福!(阿勇已经开了门,听到后惊喜地望着她,桂英毫未查觉,顾自连珠炮似的说着)今儿个元旦,估摸着会忙不过来,这不,我们早早就营业了,阿勇还特意打电话叫了刚子来帮忙……


阿勇(终于忍不住打断):桂英,你刚才说……“像我们一样”?


桂英(愣了一下,恍然大悟,羞涩地):别闹了,今天元旦,待会可能就有顾客来了!(急忙推开门闪身进去。)


阿勇(紧跟进去):桂英……


(桂英急走至舞台偏右,背对阿勇,阿勇追至舞台中央止住了脚。音乐响起,阿勇唱起《一生有你》,桂英转过身感动地望着他。音乐声停止后,阿勇抽出一枝玫瑰走到她面前。)


阿勇:桂英,你愿意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吗?


(桂英接过花,使劲地点了点头,阿勇欣喜地拉住桂英的手。刚子边走边打着手机上。)


刚子(温柔地):老板突然说要加班,我能不去吗?……宝贝儿,听话……今晚咱俩吃烛光晚餐……我会时刻想念你的!(挂断电话松了口气,大步向门口走去)阿勇哥!桂英姐!


(桂英、阿勇听见忙分开,刚子推开门。)


桂英(笑容稍微有些不自然)刚子,这么早哇?刚子:不早了桂英姐,这一路上的铺子都开了!


阿勇(自豪地):桂英已经同意嫁给我了,以后得改叫嫂子了!


刚子(惊喜地):真的?!


桂英(略带羞涩地):这事儿还能有假?你是头一个知道的!


刚子:恭喜恭喜!什么时候吃喜糖啊?


阿勇:忙过这段再说吧!哎,你是学美术的,帮看看我们拍哪种结婚照好。


(三人坐下翻看影集,桂英坐在中间。后台电话响,阿勇起身下,桂英、刚子接着翻看。丽丽百无聊赖上。)


丽丽:唉,今天特意打扮了半天,结果刚子临时要加班,姐妹们也是不放假的不放假、约会的约会,只剩下我一个人,真无聊!(忽然想起什么)对了,听说新开了家影楼,技术还挺不错,我就去拍组写真吧,免得浪费了这身衣服!(高高兴兴进门,看见二人楞住了。)


桂英:哎,你看这身衣服我穿怎么样?


刚子:你穿什么衣服都好看。不过我觉得这件更适合你!


丽丽:(气愤地)好你个刚子,真看不出来啊,就你这样儿的还能脚睬两只船!(快步走过去,一把夺过影集重重摔在桌上,转身离去。桂英莫名其妙。)


刚子:(忙起身追过去)丽丽,你误会了!这影楼老板是我哥们,这位是老板娘!


丽丽:以前一起看月亮的时候,叫人家宝贝儿,现在改叫丽丽了!(气急而哭。欲出门)


刚子:(忙堵住门口)真的,我没骗你!他们快要结婚了,我今天是来帮忙的,我哥们正在里面接电话,我是在帮他们看拍啥样的结婚照……(越着急越说不清了,无奈地)哎呀,你怎么就不明白呢!


(音乐响起,丽丽唱《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》。音乐声停。)


刚子:(不耐烦地)我跟你说不清楚!(恼火地走到一边,干脆不理她了。)


桂英:(明白了几分)刚子,这就是你女朋友吧?怎么过来也没跟妹子打声招呼!你俩一块儿过来,抽空还能给你们也照两张呢!(走过去递给丽丽纸巾)妹子,刚子他没骗你,这家影楼是我和阿勇开的,我们就要结婚了。这几天生意忙,叫他过来帮忙呢。哎,阿勇现在就在里面接电话呢!


丽丽:(止住了哭,半信半疑)真的?


桂英:那还有假?


刚子:桂英姐,你别跟她费口舌,没人理她,管保一会就好!


丽丽:你?!(对桂英)你看看你看看,他就这么对我!(哭得更凶了)


桂英:(对刚子,责备地)你看你!(柔声对丽丽)咱不跟他一般见识!走,咱上里边去!(扶丽丽欲下)


阿勇:(从右侧上)才一会工夫,这是咋的了?桂英;你自己问他吧!(与丽丽下)


(阿勇拉过刚子到长椅上坐下说着什么,刚子低着头不吭声。武大郎、祥林嫂欢欢喜喜上。)


阿勇(一眼看见,忙站起来打招呼)二位早哇!


刚子(抬头,忙站起来惊讶地):呦,这不是武大叔吗!这位是……(武大郎骄傲地亮了亮结婚证)武大婶?(作揖)恭喜恭喜!


祥林嫂:(向前一步,面向观众)我结婚十年,丈夫忽然生了急病,没过几天就抛下我和刚满八岁的儿子去了。我怕儿子受委屈就没有再嫁,谁料想辛辛苦苦拉扯了五年,儿子下河游泳淹死了!我这眼泪再没干的时候,逢人就讲我的命多苦,日子长了,大家见我就躲,背地里都叫我什么……祥林嫂!


武大郎:(向前一步跟上,面向观众)俺爹娘去得早,以前家里着实困难,再加上生就的这个头,眼看奔四十的人了,说不着媳妇。街坊邻居们给我起了个绰号,叫做武大郎!


祥林嫂:后来我进城做保姆,给人看孩子、做家务,眼界开阔了,心里的疙瘩也解开了。人哪,不能老往后看,前面的路还长着呢!


武大郎:武大郎就武大郎吧,我干脆开了家武大郎烧饼铺子,物美价廉,薄利多销,现在光景比过去好多啦!


祥林嫂:去年庄西头的武大妈给我介绍了她娘家侄子,个头是矮了点儿,可是心眼儿实在,知冷知热的会疼人!


武大郎:去年我姑妈给我介绍个对象,虽说死过丈夫、儿子,可是勤快俭省、贤惠持家,会过日子!


祥林嫂:这不,我们刚刚领了结婚证,腊月就结婚!听说镇上新开了家影楼,咱们不怕人笑话,也来拍张结婚照!


(音乐响起,二人深情对唱《知心爱人》。阿勇、刚子听得入了神,桂英、丽丽出神地从右侧上,凝神倾听。音乐停,丽丽情不自禁地抽出瓶中一枝红玫瑰递给二人。)


丽丽:祝武大叔武大婶白头偕老,日子是芝麻开花——节节高!


武大郎、祥林嫂(乐得合不拢嘴儿):这小伙子真会说话!


(武大郎接过玫瑰,递给祥林嫂。)


刚子:武大叔,您是怎么追到武大婶的,教教我们吧!


武大郎:(不好意思地)啥经验呀,就是对她好呗!


(年轻人们善意地笑了起来,祥林嫂嗔怪地轻拍了她一下。)


阿勇:大叔大婶,跟我们到里面化妆吧!


(阿勇、桂英带武大郎、祥林嫂下,阿勇临走拍了下刚子的肩,使了个眼色。丽丽羞涩地背对着刚子站着。)


刚子:(犹豫了几秒钟,终于鼓起勇气)丽丽,今天都是我不对,我不该骗你的!


丽丽:(仍背对着他)我也有错,不该当着别人的面大哭大闹的,叫你下不来台。


刚子:(欣喜地绕到丽丽面前拉住她的手)丽丽,你不是早就想买一个新款手提包吗?我这就陪你去买!


丽丽:(抬起头笑望着他,娇嗔地)手提包你倒记住了,我还说过想拍几组合影呢!


刚子:(惊喜地)你是说,拍结婚照?


丽丽:(点了下他的额头)想得美!我是说,咱们得在这帮忙!(下)


刚子:(楞了楞,回过神来)哎,等等我呀!(追,下)


剧终



相关阅读:
岁末保持耐心为下一轮行情做好准备 https://www.87857.com/article/value/10/id/556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