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花误

http://sncpltd.cn/2020-01-20 07:34:41

樱花误

我对樱花的第一印象来源于鲁迅的散文《藤野先生》,文中那一句对樱花的描写深深刻在我的脑海中:“上野的樱花烂漫的时节,望去却也像绯红的轻云。”可惜这种美丽是与令人作呕的清国留学生的丑态联系在一起的。因而,我对樱花实在没什么好感。

去年三月底,徐州诗友文友们纷纷去彭园赏樱花。我在家中电脑上看着,有些惊讶,莫非这尊日本神到中国来了?当时竟也产生了欲去一睹芳容的冲动。但各种琐事缠身,整个春天过去了,也未能去彭园一览。

倏忽间,又是一年春草绿。诗友文友们又相伴去赏樱花了。奈何我居住乡间,且生性不喜出门,因而去一趟城里并非易事。

清明时节,杂花生树,惠风和畅。我终于按捺不住,决定去彭园看看究竟是怎样的“轻云”。

走进彭园,园中的树木刚刚有了点绿意。沿着弯弯曲曲的小道前行,渐渐浓郁的花香开始在四周弥漫。转过一个弯儿,眼前忽然一亮,那大片的粉色花海忽地跳入眼睑,让你猝不及防地温馨了起来。它确实与我认识的花都不同,花朵比牡丹稍小些,比桃杏大了很多。关键是它们似乎在用整个生命释放着美丽,宣泄着心中的春之恋。所有的樱花树,无论高大矮小,枝条上都累累着花瓣,几乎都是粉色的,有的浓,有的淡,重重叠叠的,相互抱团,温暖着对方,似在诠释着仓央嘉措的诗句,“默然相爱,寂静欢喜”。

在粉红的海洋中偶有几株乳白色的花树,茕茕,却洁白。这使我想起了菩提树下的佛祖,还有那些白莲。走近,再走近,面颊贴着嫩嫩柔柔的花瓣,鼻尖穿过淡淡的馨香,心中莫名地流过一股温热的东西。看着重叠的花瓣,以及花瓣的弧形花边,还有那嫩黄的小蕊,忍不住就生了爱怜。卿须怜我我怜卿,不愧今生一相逢!

在不同的花树下一一拍照片。看着自拍镜头中自己的脸,虽然用了美颜功能,依然抹不掉岁月的痕迹。但面对美丽的樱花,我的心中充满了喜悦。我虽老,尚有樱花绚烂,人世间,永远不缺美!

悠然间,时间悄悄流过。坐在公交车上,穿过了繁华的闹市区,车子驶到了我熟悉的路段,视线向窗外一望,那一片粉色的温馨再次涌向了眼底。原来路两旁的树,就是樱花啊。近的像霞,远的像云。这一路的樱花一直延续到我居住的小镇,我每日常走的路旁一树树的樱花也在肆意地绽放。

原来,我生活的环境中早就被樱花点缀着,而我却不自觉。

为何我以前竟没发现?莫非只因不识君?

为了更多了解樱花,我搜索了一下网上的信息。全世界约40种樱花类植物野生种祖先中,原产于中国的有33种。据文献资料考证,两千多年前的秦汉时期,樱花已在中国宫苑内栽培。唐朝时樱花已普遍出现在私家庭院。樱花的栽培在日本不过有1000多年的历史。看来,我们的祖先早就栽植樱花了,它绝非日本所独产。樱花所代表的美好品性和纯真友谊,更应为人类共同拥有。


相关阅读:
电竞投注 http://www.cornerfarmhouse.com
分享到: